一九一子

这里江余生。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爱龙族,爱路明非。

填坑

1.
白狼之子和神女相遇那天,是整个帝国最温暖的时候。
天气是暖的,人心是冷的。
白狼之子被那些权贵之人按在地上的时候,瞥见了在一旁冷眼看着的神女。
等那些人走了,她沙哑着声音问神女:“你为什么不救我?”
那个穿着白裙子的少女,走向趴在地上的她,
“因为我打不过他们啊。”
“你可以叫人来救我啊。”
“你是蠢货吗,你觉得他们会帮你?”
于是,她们沉默下来。
妈的傻逼,她说的好对。
“扶我一把。
“好。”

2.
“你有名字吗?”
“有啊,但我不能告诉你,我是侍奉神明的人,像你这种傻逼,是不能知道的。”
“……你想打架吗?”
穿白裙的少女停下步伐,转过头来看着她,
“我要松手了。”
“别,大爷,起码扶到我的宫殿。”
“你可以叫我主人,我就叫你白狼了。”
“呸,既然你叫我白狼,我就叫你神女好了。”
于是,命中注定要掐架的两人相遇了。

3.
神女不明白,为什么白狼就认定她们是朋友了。
可能这个一根筋的家伙根本不懂交友吧。
咋咋呼呼的,精力旺盛,每天喜欢打打杀杀,喜欢喝酒,喜欢骑马,还喜欢吃肉,这种人怎么可能是她的朋友?
她拿起一颗葡萄放进嘴里,看着在阳光下,舞刀弄枪的白狼,又想起那天她说的话,
“你等着吧,等我成为大将军,就不会有人瞧不起我是白狼之子了。”
傻的可爱。
这种人还是要她看着点才不会出事,出事很麻烦。
所以,就勉强做她的朋友吧。

4.
古人说的,相由心生。
根本就是放屁。
白狼完全不明白,拥有那么好看一张脸的神女,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死变态。
平时损她,捉弄她成了神女的日常功课。
嘲笑她一根筋,说她没脑子,跟人打架从来没赢过。
怪她咯。
几次三番,她都想把这个弱不禁风的女人打一顿,
可是看着她一边骂自己一边给自己包扎的样子,还是没下去手。
“别盯着我看,你这种凡人是没资格看我们仙女的。”
操。
这人太欠揍。

5.
白狼第一次被她父亲承认的时候,她的父亲就把她送上了战场。
因为她的哥哥不想去。
不过她不在乎,那天只有神女来给她送行了。
她的父亲从头到尾没有看她一眼,那一刻,她还是有些恨的。
同样是皇子皇女,她从小没有得到过最尊贵的享受,就因为她的母亲是一只狼妖么。
“我要走了,你在战场上要小心。”
“你等着吧,我一定立下累累战功,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好,愿神保佑你。”
那是神女第一次没有泼她凉水,她有些不自在。
“出发!!!”
她跑向队伍,转过身还想跟神女告别,却看见那个女孩子,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裙摆,双手握的紧紧的。
“别担心我,你好好修行,我会去找你的。”
春风拂过她的裙子,蝴蝶飞过她的脸颊,那是分别三年中,白狼印象最为深刻的场景。
“好。”
我等你,等你来,无论多久。

6.
三年间,不断传来捷报,在远方修行的神女自然也听闻了。
皇帝陛下为白狼封王了。
再过不久,就要成家了吧。
于是,她转身对侍从说,
“桃花快开了,我要回家乡去看桃花了。”
侍从明显愣住了,前几年也没见大人回去看桃花,怎么今年?
“可祭典就要开始了……”
“我说,我要回去。”
“……是。”

7.
说是回去,可第二天上路时,大人又不急了。
到了帝国边缘,大人也不走了,就住在这个小屋里,已经好几日了。
侍从每天看着神女日出出去,日落在气冲冲地回来,想问问大人你要不要看桃花了,也没敢问出口。
看神女那样子,问出来,他怕是会死。
知道那天,他看到神女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回来了,再仔细一看,那不是前段时间刚封王的白狼大人吗?
8.
“喂,死女人,我要死了。”
“我知道。”
“说个煞风景的话,我死前还来找你,完全是因为我想吃你做得鱼。”
“嗯。”
“我没想到,我打完仗回来,一杯鸩酒就送到我面前。”
“嗯。”
“你这个人就不能关心关心我吗?”
“嗯。”
“操你妈,能不能说个别的。”说得太激动,白狼顺势又喷出来一口血。
“算了算了,不计较了,下辈子我再去找你吧,找你吃鱼。你呀,以后多交几个朋友,不要我死了就没人陪你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还有我叫……”
“不说了不说了,我名字那么俗,你还是就叫我白狼吧。”
“下辈子我们还做朋友。”
那个女人就那样在她怀里逐渐凉下去,死前说了一堆,真是精力旺盛,一只手死死抓着她,手心是一朵已经揉的稀烂的桃花。
真麻烦,要死就死远点啊。

9.
第二天,她把那女人火化了,把骨灰收拾起来带在身上,骑在马上:“我要回去把她葬入皇陵,你可以跟着我,也可以先回去。”
说完,她就骑马离去。
那天她骑的是一匹千里马,是白狼最爱的座骑。
那天,桃花开的放肆,鸟鸣声脆,可她只觉得烦。
腰间的剑,低声鸣叫着。
到了城门口,
“开门,我来送枭王归家。”
“枭王乃叛国之人,再无资格进关。”
可那又如何,于是她拔剑跃上城墙,
“别挡路。”
就那样一路杀回了皇宫。

10.
她的桃花啊,就那样败了。
怎么能呢,
那个孩子的努力和委屈她都知道。
所以他们要付出代价。
“以神之名,诅咒汝之臣民永受磨难,诅咒汝之国土永远贫瘠,诅咒汝之子孙永世不得长寿。”
“直到她的灵魂愿意回到这里,直到她愿意原谅汝等。”
桃花啊,我等你,我等你来,无论多久。
11.
桃花的母亲不过是个修行百年的小妖,误打误撞有了桃花,知道自己的身份不能带给桃花任何好处,把桃花交付给大祭司,就离开了。
大祭司拉着她,怀里抱着那小小的孩子,看着那匹白狼在夜色中离去,那个孩子还不知道她已经被抛弃,在梦中甜甜的笑。
妖的孩子,以后的命运几乎可以预料到,但桃花从来没有低头,那样倔强的反抗着。
“以后我做大将军,你做守护神,这样我上战场就不怕了。”

12.
这是她成神的第几年,她已经记不清了。
“桃花,我好想你……”
眼泪湿了衣襟,可是就算是神明。
那朵桃花也不会再开了。

13.
“我爱你啊。”
“你骗人。”

#人渣的本愿#
安乐冈花火×绘鸠早苗

喜欢。
喜欢花火。
“今晚要不要来我家?”
“我们来说一晚上的悄悄话。”

花火不会知道她为了今晚精心挑选的睡衣,也不会知道她加快的心跳。
夜幕降临,该到睡觉的时候了。
两个人。
就在她身边。
是她喜欢的花火。

——前方高能——












人的自制力是很差劲的。
尤其是面对喜欢的人的时候。
“小绘,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人,我想知道。”
是花火哦。
最喜欢的人就是花火了。
轻吻上花火的嘴唇,鼻尖全是花火的香味。
手指灵活地解开睡衣的扣子。
锁骨,胸口,小腹。
深入。
柔软随着呼吸颤动。
花火不要紧张啊,不要抓着床单。
来,拥抱我。
深入,退后。深入,退后。
快乐总是这样容易。
“我喜欢花火啊。”
“所以,做吧,和我一起做吧。”
她看到了,花火在她身下哭出来的样子。
檀口微张,发丝凌乱,白皙的脚趾无力地蜷缩,修长的双腿一会儿分开一会儿紧合。
羞人的液体盈满花苞。
开出艳丽的花朵。
“不管什么样的花火,我都喜欢。”
Show me Love.(Not a dream)










#龙族#路明非

是谁做在天台看万家灯火?
是谁深海下孤单无助?
是谁寻他千万里?
是谁为了她付出生命四分之一?
是你,全是你。
“因为不爱,所以都错。”
我们都是衰小孩。
逃不开孤独。